颍水鸦

鸦小粮稀,弃理从文,看似琴筝双修实则砸筝学琴。

#夏侯玄扑街1764周年纪念粮#
#虽然迟到了但我没有忘记#

脑洞来自于小伙伴告诉我的歌,发这里会屏蔽请私下问我,整个歌画风鬼畜极了,尤其是某句歌词一耳朵听成了司马代曹,觉得甚有可为,遂产粮。(下图附带原歌词)

司马代曹(改词)

我多希望
他也能一起来
在高平陵之前
叫他向先帝叩拜
我多专权
也得拜他做太傅
我执政 他装病躲得快
有族人,有共事
在东市口跪在一起
司马懿,司马懿
你为啥被人试探
还不一骨碌爬起来

我多希望
他也能一起来
在册封大典上
叫他走下号令台
我多恼恨
也得叫他大将军
我曾听 他喊我大舅哥
有族人,有共事
在东市口跪在一起
司马师,司马师
约你看长安月色
怎没一骨碌爬起来

我多么希望
他也能一起来
在淮南当着他面
说洛中有难我死之
我多惊恐
只得养死士自保
我觉得 他不如他兄长
有族人,有共事
在寿春城躺在一起
司马昭,司马昭
怎么今年没下雨
浇你一骨碌爬起来

【西晉】山巨源你到底把我的三觀放在哪裡了

23333

大作死:

無良EG, 祥瑞御免祥瑞御免 !




曲:張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在哪裡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629403/




唱:嵇康




前年某天 我在山陽打鐵


突然覺得 你晉藥丸


我寫給你 二十六封抱怨信


你沒有回 你妹有回




終於你回


叫我也去  做公務猿(議以吾自代)


跟著你晉  才不會狗帶(共登王途,時為歡益)


可是山巨猿 你這個混蛋


你帶著阿戎 去了洛陽


你到底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你到底把我的三觀放在哪裡了


你到底把我的三觀放在哪裡了


你到底把我的三觀放在哪裡了




酒也喝了 鐵也打了


連向子期 都注好莊子了


你就是忘了 你就是忘了


當年我們在竹林幹嘛


司馬家的皇帝真的那麼可怕嗎


司馬家的皇帝真的那麼可怕嗎


司馬家的皇帝真的那麼可怕嗎




凜冽的風 冰冷的雨


山陽竹林落葉滿地


我已經氣得不行


山公啊你在哪裡


少見馴育 長而見羈


志氣所託    不可奪也


巨源啊巨源 你快快出現


大不了我自己先去反ZF


大不了我自己先去反ZF


大不了我自己先去反ZF




不用麻煩了 不用麻煩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


我那麼任性 一下就狗帶


你就乖乖待在洛陽吧   不用回來了 


不用麻煩了 不用麻煩了


不用不用不用麻煩了  不用麻煩了


我那麼任性 一下就狗帶


幫人家養兒砸




以及安利一個神虐的山嵇MV, bgm用的是黍離......雖然感覺比較普適, 說是向秀或王戎好像也可以成立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Ad2TX_QD5GE/?resourceId=111334728_03_05_02



【西晉+東晉】一些關於他們的八卦

23333存梗

大作死:

摘錄一些比較有意思的八卦段子......主王戎、嵇紹、桓溫、郗超,多志怪向




【王戎跳舞】:


【郭子曰:王仲祖、謝仁祖同為王公掾。在坐,長史云:「謝掾能作異舞。」王命為之,謝便起舞,神意甚暇。王公熟視,顧謂諸客曰:「使人思安豐。」安豐,王戎封也。(《郭子》)】




這個世說任誕篇裡也有...是說謝尚在王導面前跳舞,王導便說令人想起了王戎...由此可知王戎可能也擅長跳舞


庾信《答王褒餉酒詩》中也說:今日小園中,桃花數樹紅,開君一壺酒,細酌對春風,未能扶畢卓,猶足舞王戎,仙人一捧露,判不及杯中。()


竹林歌舞團:嵇康彈琴,阮籍唱歌(長嘯),王戎跳舞,阮咸彈阮咸




【王戎見鬼】:


【安豐侯王戎,嘗赴人家殯斂,主人治棺未竟。廳事上,安豐車中臥,忽見空中有一異物,如鳥,熟視轉大。漸近,見一乘赤馬車,一人在中,著幘赤衣,手持一斧。至地下車,徑入王車中,迴几容之。謂王曰。君神明清照,物無隱情,亦有身,故來相從。然當贈君一言。凡人家殯殮葬送。苟非至親。不可急往。良不獲已,可乘青牛,令髯奴御之。及乘白馬,則可禳之。謂戎,君當致位三公。語良久,主人內棺當殯。衆客悉入。此鬼亦入。既入戶,鬼便持斧,行棺牆上。有一親趣棺,欲與亡人訣,鬼便以斧正打其額,即倒地,左右扶出。鬼於棺上視戎而笑。衆悉見。鬼亦持斧而出。(《續搜神記》)】




魏晉志怪故事。王戎參加喪禮時見了鬼,鬼告訴他若非至親,則最好不要去殯葬場合,非得要去的話得乘青牛白馬破解...這個鬼還拿斧頭打了一個要向死者道別的活人,並在棺材上對著王戎笑...
這個故事令人想到,王戎後來一生不知參加過多少場葬禮...以高位活過八王之亂,卻也不免知交半零落,至親好友多死於刀斧...想到黃公酒壚的"視此雖近,渺若山河"之嘆,不免唏噓....




【嵇紹顯靈】:


【高祖至北邙,遂幸洪池,命澄侍昇龍舟,因賦詩以序懷。高祖曰:「朕昨夜夢一老公,頭鬢皓白,正理冠服,拜立路左。朕怪而問之,自云晉侍中嵇紹,故此奉迎,神爽卑懼,似有求焉。」澄對曰:「晉世之亂,嵇紹以身衞主,殞命御側,亦是晉之忠臣;比干遭紂兇虐,忠諫剖心,可謂殷之良士。二人俱死於王事,墳塋並在於道周。然陛下徙御經殷墟而弔比干,至洛陽而遺嵇紹,當是希恩而感夢。」高祖曰:「朕何德,能幽感達士也。然實思追禮先賢,標揚忠懿,比干、嵇紹皆是古之誠烈,而朕務濃於比干,禮略於嵇紹,情有愧然。既有此夢,或如任城所言。」於是求其兆域,遣使弔祭焉。(《魏書》)】




北魏孝文帝有次夢到了嵇紹,神色像是有事相求。在和元澄談話以後,派遣使者去弔祭嵇紹。


其實嵇紹死時不到五十歲,可能是來不及"頭鬢皓白"了..."神爽卑懼,似有求焉"細思虐極,實在難以想像嵇紹這麼強硬、冷淡、剛正的人會有這種神色...




【嵇紹生病】:


【青粘,一名黃芝,一名地節。此即葳蕤,極似偏精。


本功外,主聰明,調血氣,令人強壯。和漆葉為散服,主五臟益精,去三蟲,輕身不老,變白,潤肌膚,暖腰腳惟有熱不可服。晉嵇紹有胸中寒疾,每酒後苦唾,服之得愈。草似竹,取根花葉陰幹用。(《本草綱目》)



腦補了一個體弱多病的嵇紹...並在吃了"輕身不老,變白,潤肌膚"的藥以後越發貌美....(夠了




是說嵇紹這麼一個人,剛直、強硬、冷淡、嚴以律人嚴以律己,各種體現了時代矛盾,長的美,又死的特別慘......無論如何恪守正道,這個時代終究已是末路窮途,只能看著世界崩毀...真是忍不住令人憐愛...並滿懷邪念(被山濤打死








【殷浩交友不慎】(不:
【沈東陽《野史》曰:"晉桓溫少與殷浩友善,殷嘗作詩示溫,溫玩侮之,曰:’汝慎勿犯我,犯我當出汝詩示人。' "(《冷齋夜話》)】




桓殷糖(?)。殷浩還和桓溫交好的時候,有次寫了一首詩,並硬盤給桓溫看了。桓溫:你以後不要得罪我哦,否則就把你造的雷文(shi)給人看(。
交友不慎啊阿源!桓大司馬你...




【星星之子桓玄】:


【陳郡袁真在豫州,送妓女阿薛、阿郭、阿馬三人與桓宣武。至經時,三人共出庭前觀望,見一流星,直墮盆水中。薛、郭二人更以瓢取,皆不得;阿馬最後取星,正入瓢中。使飲之,即覺有妊,遂生桓玄。(《幽明錄》)】




這個故事的重點是桓溫有很多婢妾(x)南康公主掀桌,以及或許解釋了桓玄的小名靈寶是怎麼來的...(並沒有。
幽冥錄裡有特別多桓溫的段子~




【桓溫下地獄】:


【東萊王明兒,居在江西,死經一年,忽形見。還家經日,命招親好,叙平生,云。天曹許以蹔歸。言及將離,語便流涕。問訊鄉里,備有情焉。敕兒曰。吾去人間,便已一周,思覩桑梓。命兒同觀鄉閭。行經鄧艾廟,令燒之,兒大驚曰。艾生時為征東將軍,沒而有靈,百姓祠以祈福,奈何焚之。怒曰。艾今在尚方摩鎧,十指垂掘,豈其有神。因云。王大將軍亦作牛,驅馳殆斃。桓溫為卒,同在地獄。此等並困劇理盡,安能為人損益。汝欲求多福者,正當恭慎,盡忠孝順。無恚怒,便善流無極。又令可錄指爪甲,死後可以贖罪。又使高作戶限,鬼來入人室內,記人罪過,越限撥脚,則忘事矣。(《幽明錄》)】




有人還魂以後自述死後到了地獄,見到鄧艾、王敦和桓溫都在地獄受苦...桓溫要知道自己和他們在一處,說不定很得意(x




【清談失敗憤而騎馬】


【桓宣武與殷、劉談不如甚,喚左右取黃皮袴褶。上馬持槊,數回,或向劉,或擬殷,意氣始得雄王。(《太平御覽》引《語林》)】


又一個桓溫清談失利的八卦...
桓溫表示:「我若不為此,卿輩那得坐談?」




【桓溫偷窺出家人洗澡】:


桓溫內懷無君之心,時比丘尼從遠來,夏五月,尼在別室浴,溫竊窺之。見尼裸身,先以刀自破腹,出五藏,次斷兩足,及斬頭手。有頃浴竟,溫問:"向窺見尼,何得自殘毀如此?"尼云:"公作天子,亦當如是。"溫惆悵不悅。(《幽明錄》) 】




這個故事再次提醒了我們:"桓大司馬今天加九錫了嗎?"




【桓溫疑塚(不是:


【謝綽《宋拾遺》曰:桓溫葬姑熟之青山,平墳,不為封域。于墓旁開𡑞立碑,故謬其處,令后代不知所在。】




桓溫為防被挖墳而沒加封土,並在附近立了碑以假亂真。




【然而桓溫還是被挖墳惹】:


【周山圖為淮南太守。時盜發桓溫冢,大獲寶物。客竊取以遺山圖,山圖不受,簿而還官。(《宋書》)】




防不勝防。


 


【他們的字都長什麼樣】:


【僧虔論書云:「......郗愔章草亞於右軍。郗嘉賓草亞於二王,緊媚過其父。桓玄自謂右軍之流,論者以比孔琳之。謝安亦入能書錄,亦自重,為子敬書嵇康詩。」(《論書》)】




腦補了一下郗超偽造父親文書時,努力模仿他爹的樣子...




【郗超聽菩薩顯靈故事】


【晉呂竦字茂高,兗州人也。寓居始豐縣,其南溪,流急岸峭。廻曲如縈。又多大石,白日行者,尤懷危懼。竦自說:其父嘗行溪中。去家十餘里。日向暮,大風雨,晦暝如漆,不復知東西,自分覆溺,唯歸心觀世音,且誦且念。須臾,有火光來岸,如人捉炬者,照見溪中了了。逕得歸家。火常在前後。去船十餘步。竦後與郗嘉賓周旋,郗所傳說。(《法苑珠林》)】

這個段子大概是顯示了...郗超可能對這種故事喜聞樂見,虔誠的嘉賓...

没猜到最后一句。。。。(´・ᆺ・`)

吱地逃走了:

曹丕/郭奕 都是小段子 糖多刀少
用的是演义的设定,郭嘉死后郭奕被曹操带回去养了

1、曹操对郭嘉留下的小儿子格外喜爱,收到奇珍异宝一直忘不了分他一份。小小的少年却谨慎异常,客客气气地都还了回去,直到有一次曹操给了他一串葡萄。他看着郭奕精致的眉眼皱起地犹豫了半刻钟,终于笑出来,道了谢抱着葡萄跑开了。曹操猜他找到了这小子心爱的东西,少见地爽朗地抚床大笑出来。

2、“郭奕!曹子桓是我的哥哥!不是你的!”“他不是我的哥哥,他会是我的主公。”郭奕笑起来,他言行举止端正得如旧,这一笑却洒脱自如,像是风回到天空,波涛归于海洋。

3、陈群看着郭奕:“你怎么越长越像那个人?别像他那样混账就行。”郭奕听着云里雾里的,陈群走了两步又退回来,“还是像他些好,像他些好。”

4、郭奕身体健康被许多人紧张地盯着,早睡早起,到了十六还没碰过一口酒,最后居然是陈群忍不住了,拿了瓮酒给郭奕。曹丕眼角一跳,防谁也没想到防这人啊。“要试试吗?”“不了,子桓哥哥会伤心的。”“伤心?”“上次我去同子建玩,兴致高时举起酒杯,一回头,发现子桓哥哥怔怔的”“傻小子,他那不是为你伤心的。”

5、曹操把郭嘉留下的孩子扒拉到自己身边养大,看着他习字读书聪慧过人,由着他春折花秋抓鱼的胡闹,果然见他生得与他父亲一般机敏洒落。但仍有遗憾,他记忆中的郭嘉总是热切得奋不顾身,像扑向篝火的白蛾,这一点郭奕并不像他。曹操熄了在郭奕身上寻找郭嘉的许多年后,一个侧头看见自己身旁的郭奕,望着走来的曹丕,眼睛里迸发出燃烧生命的火光。他叹了口气,终究是像他。

6、“子桓哥哥不要担心,我看杨德祖就活不长了。”

7、“奕儿,父亲告诉过我,天命可窥不可说,故军师祭酒就是…”,“地不足,则天补之,我听说人间帝王能补命数残缺,子桓哥哥总有一天——,等那时候多带着奕儿就好了。”“都让你别说了。”

8、曹丕对自己的容貌并不太在意,但他有个热爱文学同时又仰慕他的弟弟,辞章收得多了,曹丕也不由得好奇,我真的那么好看吗?随口向身边的太子文学问起。“奕倒觉得,太子容姿,不如临淄侯。”确实,弟弟被赞风流倜傥的时候更多,曹丕从文书中抬起头,就看看见自己的属臣认真地盯着自己,忽然浅浅一笑,声音也轻了许多:“不过,也是很好看的。”窗外的桃花飘来进来,曹·三十五岁·丕觉得脸颊有些发热。

9、那天曹丕收了一匣子的劝进表,自己拿了去寻郭奕,郭奕却不如他所料在屋里好好养病,抱着匣子的曹丕一个人闷声找得出了一身的汗,才在自己的院子里找到那家伙。“伯益!”“殿下。”郭奕回头的时候秋风打起落叶,让他看上去就像一个金色的梦。那一年,郭奕少时说与好友的话应验了,曹丕故去了一位好友。

10、“闻君相念,奕来此与您相见。”“伯益啊…”缕缕青烟中素衣的青年眉目清秀如初,曹丕年不过四十被衬得垂垂老矣,“陛下保重,奕愿为您久待。”

11、*曹丕没让郭奕等太久,郭奕很不高兴。

首阳山一带寻墓指南

马个

太极殿上卖卦:

照片都找到了,重新贴一下!


仅供脑残粉儿参考

魏文帝首阳陵
撇开饲料厂那个出名的地方,其实曹丕的墓还是挺难找了,我已经转了两圈了也没找到个靠谱的地方,因为卫星图上能看到的东西到了实地基本上就是个渣,什么用也没有。比如你明明觉得那边该有个山的结果一看是一马平川,人一下就蒙了,半天也反应不过来,而且有的时候明明看到一个明显地标,结果走着走着一眼没看见就被个山头挡住,让你产生鬼打墙的错觉。所以感觉还是在地图上多找些地标,比如村子的东西南北都是什么村子,只看地势高低这事儿实在太不靠谱了,另外望远镜必备,随时记得观察明显地标,别低着头只走路或者边走边和同好YY什么的。
上次看了文艺考古帝的论文,觉得曹丕墓在赵坡应该是比较靠谱的。一是曹休墓的位置应该说明曹丕墓的位置不会太远,在曹休墓以东,这些赵坡都是符合的。二是述征记描述邙山的东部叫乾脯山,司马昭和司马炎在乾脯山之西南,司马师和司马懿则在邙山之北,那也就是说应该在骏阳陵之西北方向,那个方向正好是赵坡之前,所以也符合给曹丕祔葬的可能。三是赵坡当地一直有类似传说(当然这个现在已经很不靠谱了,去赵坡直接问曹丕墓当心被指到饲料厂。。。)
文艺考古帝论文《曹操墓和曹休墓的比较与研究》,洛阳市第二文物工作队严辉。(多谢北溟鱼妹纸)
先上个图吧,在卫星图上找到的赵坡
(卫星图没有了,可以找个软件自己看)

看着挺靠谱吧!北边妥妥的有一排山吧!曹丕肯定在那山头上吧!
然后被三轮车大叔带到赵坡以后,发现后面全是平地,啥山也没有!而且据说再往北走就直接是黄河了!照片为证,这是我在那边山上往北拍的,的确没有山头,我的位置就是卫星图上标注登山处的地方。




我们是从首阳山镇过去赵坡的,其实还要好远,主要是交通不方便,只能找三轮车,要么就靠走,实在太坑爹了。其实更好的办法是住到偃师,然后从偃师坐个5路公共汽车,可以到赵坡下车,但是大概要半个小时左右,问题是回去偃师的时候比较困难,因为那车人太多基本不给你停,走到偃师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从首阳山镇坐三轮车到赵坡,二十分钟左右吧,但是回去的时候肯定没车搭,要么就多等几趟到偃师的车,要么就直接走回去,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要走的累死呢,走吧走吧,强烈推荐!(←我是来坑爹的,不想被坑还是到偃师做5路汽车吧)
到了赵坡以后可以往北走下,我们这次被三轮车大叔告知往北就只有黄河的没有山,虽然我也没有弄清卫星图上明显的山脉是怎么回事,如果不行可以问下往十里沟怎么走,目测有条路是从赵坡到那片高地北边的十里沟,可以顺着这条路走一下看看,有没有地势明显高出的地方,当场我实在是看不出来那里有坡地。
我们当时因为在北边没有看到山,于是就往南边的祖师庙方向走,问人说的是赵坡翻过去南边的山,南坡叫做郭坟村,从村名看不知道会不会也有墓,因为从位置关系推测比较接近司马衷的太阳陵。
从赵坡到郭坟的那一片地方,就是我推测的司马懿和司马师坟头的那一片,述征记说是山北,正好就是在赵坡前面一片,我们当时是从一条低于地面的深沟向上穿过连霍高速的,那附近有很多疑似盗洞的洞口,比较狭窄,有的是打在深沟的沟壁上的。所以我觉得那片有一些规模比较大的墓是有可能的。最后走到赵坡南边最高的山头上,在西边发现一个山头,基本上已经是肉眼所能观测到的西边最明显的突起了,上面好像有盗洞的样子,但是因为体力原因也没有再过去了,我们烧香的山头基本是个石头山,没啥土,感觉不可能建墓的样子。
下面就是从赵坡往南的那个深沟里出来,向南望的样子,这一大片地方我觉得都有可能是司马懿和司马师的陵墓所在地。







给曹丕烧了三根葡萄香,山头上开的全是小紫花,就地取材了一下,本来卖萌君要摆曹丕集的,结果忘带了!最后只好拿我包里的洛阳伽蓝记夸曹丕的那页放在前面供着了。




司马炎峻阳陵
这个本来说是比较好找,上次也走的是这条路,但是这次带路还是迷路了,因为是从首阳山镇火车站后面的山头绕过去的,所以怎么都找不到那条勺型公路,最后走到山下才发现的确是那个地方,图什么的有论文《西晋帝陵勘察记》。就不再放了,最快的方法就是找三轮车或者问路走到南蔡庄公墓,这个地方很好问,一般都知道。在公路转弯的地方有个南蔡庄公墓的牌子,从牌子往左走,就可以看见我放的这张图片上左边的那个圆形的坑,这个坑往山上走走就能看见图片里右边的那个不规则大坑,峻平陵的具体位置就是在这两个坑之间的那片地方,不过想找东西困难点,里面全是有刺的酸枣树枝,挂衣服挂人还没路,而且这是人家公墓,各种坟头林立,小心烧错香,想来司马炎也够悲催的。
司马昭的崇阳陵,这次又没去成,想去的可以参考上面论文,有具体地址,就是不知道实际找起来会不会比较困难。






刘禅墓
去汉魏洛阳城的时候看了几篇论文,有好几篇都有关于金村阿斗坟的记载,正好去汉魏洛阳城,中午就看完了,下午就又打算去找下。本来我觉得写到考古论文上做地标的东西,应该是个挺明显的地方,结果一路问过去没有一个人听说过的。
考古论文上对于阿斗坟的描述,是说出金村西门400米,在金村吃饭的时候,一个大妈说她家以前就是金村西门,可以往翟泉去的路上没有听说有啥坟。于是我俩吃完饭后就顺着金村往翟泉的路上走,结果一直走到翟泉也没有看到明显的隆起地貌,全是平坦庄稼地,于是就在附近问人,结果都说没听说。最后问到一个大爷,说知道阿斗坟,但是已经被平了二三十年了,原来规模挺大的,占地两亩多,现在已经盖上房子了,于是就给我俩指道。其实就是从金村往翟泉走的路上,有一个往南的小岔口,从那里走进去到头,西边房子的墙根处,就是我照片照的这里,就是传说中的阿斗坟了。
去的方法挺简单的,就是到汉魏洛阳城的那个道,坐从洛阳到偃师或者偃师到洛阳的车,告诉他们在金村口下车,白马寺也有路公交车到金村的,其实可以一路坐过去,但是它在汉魏洛阳城门口不停车,要是还想看洛阳城就直接走过去吧,到金村最繁华的地方,是个丁字路口,旁边是个超市,公交车那里有一站。有个叫金墉饭店的小馆子,强烈推荐酸汤饺子。。。。。(但是也可能是我们当时太饿了,觉得好吃爆了!),从哪个路口往西走,没有多远,其实都可以直接看到西边的翟泉,我记得就是第一个往南的路口走进去就行,路近的难以想象,千万别走过。如果要问路听闻只有五十岁以上的老人知道,不过据观测没用,因为饭店大妈和一个路人奶奶都表示不知道,也许只有五十岁以上靠谱大叔管用?不过要是祭拜就要在人家家墙根了,而且我也不信阿斗也有粉儿!



提醒:
必备望远镜,观察地形。
手电筒,照深坑照盗洞半夜走路照路照路牌,还可充当防身利器。
智能手机看卫星图,定位,否则难免鬼打墙,俩鄙视先进技术的技术废表示压力好大。
论文打印带好,关键地方做好记号。
在图上看好东西南北的村子都叫啥名,要是不认东西南北指南针指北针罗盘带上,别忘了它到底是指南还是指北。。。。
创可贴,山上特别是峻平陵一带很多伤人酸枣枝,当然你自愈能力好也可不带,别穿好衣服。
别穿好鞋,特别是下雨的时候,基本就只能爬着去了,就算不下雨遇到别人浇水的地方也一样。
最后请发挥各种忽悠神功,比如说你是记者来采访,你是考古的学生来实地学习,你是去庙里烧香的,你是领导的七大姑子八大姨总之怎么能忽悠怎么来。
在首阳山别说你来找曹丕墓的,不然又回饲料厂了
其实我个人觉得住到偃师市是比较好的选择,洛阳牡丹花会期间涨价,而且到这些地方也不是很近,偃师基本半个小时都能到,住宿还便宜。首阳山镇就别想了,我俩太傻太天真了,那地方根本不能住人!

哈哈哈哈哈哈我深深感受到了这个画面的灵魂!!!!!

infofolder:

老三国经(gui)典(chu)场景的无双化

八美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

沈纾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


陆焉识:



初,明帝大修宫殿,又使晏与爽搜民间绝色,充盈后宫。晏时为冗官,乃穷尽搜罗,或夺士妻,或呈幼女,冀以获擢。帝曰:“大魏凡有八美,皆在朝中。”晏乃知帝好男风,遂疏东阿王、曹肇、秦朗、司马师、司马昭、夏侯玄、毌丘俭七人。帝笑曰:“未也。”晏窘急,乃曰:“岂谓晏乎!”帝曰:“是也。”乃收晏。


一腔诗意喂了狗(夏侯玄扑街1763周年纪念文)

“在只有0与1的世界里

0的位置决定着1的意义

没有0

1便只能是1”

夏侯玄在自己的专栏页面上敲进去这样几句话,保存,上传。

再去看看昨天的点击量,确实多了1个。

“哦,这比好几天0点击好得多。”夏侯玄想。在看点击论实力的网页上,1可比0重要多了。作为一个计算机哲学专业出来的,他去电子行业大可以随便混,大概是脑子进水,从大二开始他选择去写诗,甚至比中文系的那些学生写的还多。

那些结合了他深刻“哲学思考”和计算机知识的古怪现代诗,显然不会给他带来多少收益,给实体刊物投的稿子,经常一百篇里面也没有一个回复,就算有,那也有很大的概率是退稿。至于放在网上的,只有少数几个是真心知己,其余评论,口味奇怪者有之,瞎BB的有之,骂他傻X的更有之。夏侯玄倒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就是那一点点稿费和接零散专业相关的生意,让他的生活只有“穷困潦倒”来形容。

无人理解,又需要消耗大量脑力,夏侯玄创作之余,习惯了借酒浇愁。而且是狂饮海喝,隔三差五喝得醉醺醺不说,天知道他哪次在夜店把毒给染上了身。这下可好,本来就没什么钱,基本上全部扔砸在酒和毒品上了。有谁会相信这个住在破败狭小的出租房里、须发长而凌乱(因为没钱去修也懒得修)的年轻人,会是一个诗人呢?

夏侯玄关了笔记本,在嘎吱作响的转椅上塌下去。

他伸手去拿酒杯。最后的酒在爬格子之前被喝光了,这会儿就是把整个酒杯倒过来,夏侯玄也没接着一滴酒。

有心情的时候没酒,有酒的时候没心情。该死!夏侯玄把酒杯甩在桌上,看了看支付宝里面就够他浪一次的余额值。管他,今朝有酒今朝醉。

一瓶子劣质烧酒下灌下喉咙,又给自己胳膊上喂了针,夏侯玄买好当夜宵的鲜肉包子,在酒精与药品双重的迷幻效力之下,摇摇晃晃往回走。

他看见子元朝他跑过来。绕着他吸鼻子转了一圈之后,子元一如既往地狂吠起来。

子元是条中国昆明犬,长得不好看甚至有点丑。夏侯玄在包子铺后面的垃圾堆里捡到它的时候,它只是条软趴趴躺在那里的大脏狗。狗的左眼被子弹贯穿,身上还有些横七竖八的伤口,它直挺挺躺在那里,已经昏迷了。

夏侯玄再看看凌乱的自己,觉得他俩何其相似。既然同是天涯沦落狗,那就相混何必曾相识吧。夏侯玄把狗捡回家,还就跟他不靠谱的老爹给他起了个和当年“被摔死早劈中”的人物重复的名字那样,他干脆给狗起名“子元”。没想到的是这个“子元”完全不识好人心,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绕着他吸鼻子转了一圈后,狂吠不止,干脆利落地在他小腿上留下两排牙印,流出来的血弄湿了小半截裤管。

好心救这家伙一条狗命,居然反咬一口,夏侯玄去处理犬伤的时候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次“日了狗”。第二天他在狗身上找到了子元的身份牌,西晋戒毒所0327,才知道子元原先是西晋戒毒所的搜毒犬。之后每次只要他身上有点毒品的气味,子元就会立刻翻脸不认人,全身绷紧摆出拼死拼活的架势,丝毫不顾他曾经投喂过多少鲜肉包子。

为了家里不因为天天人飞狗跳地打架变得无法收拾,夏侯玄只能跑到外面去偷偷“过瘾”,刚才急着出门大概是忘记关上,居然被子元跟了出来。

子元在警队长期训练,行动无比迅速精准,还没等夏侯玄在心里骂日狗,早就紧紧拽住了他的裤脚。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大狗似乎并不打算咬他的腿,只是呜呜长声哀叫,试图把他拖走。

“……”子元带着悲伤的叫声让夏侯玄从心里生出来厌世的情绪。

素来不是个积极的人,消极处世的夏侯玄突然恨透了这个世界,恨透了子元,也恨透了自己。

一个选择了为思想而创作却不能被理解的诗人,一个生活混乱邋遢的瘾君子,本以为子元会是个精神上的安慰,现在看来这狗也并不认他做主,他不过是自找苦头。

“你给我滚!”夏侯玄把手里的鲜肉包远远地掷出去。子元迅速追着肉包而去,夏侯玄继续往前走,还没走七步,擦擦擦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子元嘴里衔着包装袋,正紧紧跟在他脚边。

夏侯玄抬脚去踢,怒吼:“听不懂吗?给老子滚!跟着我混能有个屁出息!滚回你的警察局去!”肉包子滚了一地,子元又已经咬住了夏侯玄的裤管,比先前更加惶急地哀叫起来,拼命把他往后拉。

夏侯玄真的火了,找出随身带的诗稿本,把记录了自己无数灵感的纸页掏打火机点着,一把砸在大狗脸上。

“死狗,再不滚,等着被烧死吗?”

“呜——”被火光和滚烫的温度惊吓,子元终于松开了嘴,痛叫着跑开去。

赶走了这个和自己纠缠数日的大家伙,夏侯玄呼出一口恶气。终于,不用再讨厌了。

 

 

夏侯玄陷入久远的梦境里。

“乐毅围莒、即墨两邑不攻,乃是为燕王树德,修德而六国之民下应如草,此乃治世之上道,非获败之由也。”

“然观之前史,安平之世方可无为德治,季世乱世,仍当以刚猛纠之。正如子产之于弱郑,商君之于西秦,若不为而治,焉得保国、强国?魏方继汉之纷乱,三分未合,正该强治,方可一统。”

这场“无”与有的辩论,似乎就从久远的梦里,一直延续到今日“0”与“1”的思考。而与他讨论的人,正是子元。

“到现在,你依然觉得,无,可以生有吗?”不论是梦里还是现实中,始终都以他的落败结尾。

夏侯玄惊醒。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此刻他正湿漉漉躺在医院的急诊室,点滴液冰凉地刺激着手背上的血管。

“子元,我的子元呢?”夏侯玄猛地做起来,试图拔掉针头离开。另一只手被手铐跟床栏拴住,刚移开小小的距离就绷住了他的手腕,阻止了他的举动。

夏侯玄很快明白自己是被警队发现了。染上毒的时候他就知道早晚会有这天,于是他全然接受了现在的处境,不再动弹。

看守的警员问他:“子元是谁?”

“一条大狗,中国昆明犬,瞎了左边的眼睛。”

“那是西晋戒毒所的搜毒犬。”警员说,“你醉酒还药力发作,情绪失控掉下河去。我们就是听见狗在狂叫才过来看情况的,要不是那只狗,你这会该是个水鬼了。不过也真奇怪,你怎么能跟搜毒犬过那么久。”

“……”夏侯玄失语。现在他不觉得子元亏欠他什么,也说不上讨厌了。

“子元已经回警队了,说不定你还能在戒毒所再见到它呢。”

 

 

西晋戒毒所的铁栏之内。

再过几天,新一批戒毒成功的人员就要从这里离开了。

“喂,这次出去,打算干哪行了?”夜店歌手何平叔问夏侯玄。他倒是真懂夏侯玄诗的人,还把他的诗改成了歌在舞台上演唱,不过他俩第一次约了“面基”,就因为醉酒互相弄错酒瓶子,阴错阳差把可怜的诗人给拉下了水。

“写诗。”夏侯玄淡淡两字。

“哇,你那一本子诗稿都被狗坑了,还不死心啊?”

“你不还是一样坑,”夏侯玄倒也没找这个损友算账的心思,反问过去,“你呢,还继续改我的诗去唱不?”

“你够,明知故问。不都是因为喜欢,才坚持下去的吗?”何平叔摊手。

“这不就好了,就算一腔诗意都为了狗,我也不愿意回头。”

春光之下,因为伤残再也无法出警的子元独自在运动场上懒懒晒太阳,身上刻着它曾经荣耀的0327号码牌,在光照下金光熠熠。

 

 

乌鸦有话说:

1.因为是现代梗而且设定鬼畜,导致夏侯徽无法出场,以及狗梗确实233333,总之请阿师和媛容们原谅个,不要打我。

2.夏侯玄扑街日换算成公历大概是3月27日,0327号码牌我是刻意的==

3.打火机那段算是夏侯玄焚稿断痴情么2333……

4.对于我来说,这个梗是我写得最甜的一次,造师玄糖真的超难,如果你们还是觉得我在发刀片,那乌鸦也没辙了哈哈哈

 


何晏讽齐王(曹芳)纳谏

 #我有病系列#

    何晏面白美姿仪,而性好自喜。奉旨喝汤,拭汗,谓明帝曰:“臣孰与城南嵇公美?”明帝曰:“卿速退!平叔何能及嵇也!”城南嵇公,魏国之美丽者也。晏虽自信,而复问其妻曰:“吾孰与嵇公美?”妻曰:“君何能及嵇也!”旦日,玄从外来,与坐谈,问之玄曰:“吾孰与嵇公美?”玄曰:“君不若嵇之美也。”他年见嵇,孰视之,自以为胜之。顾影而自视,又胜之远矣。暮寝而思之,曰:“陛下之损我者,憎我也。妻之损我者,妒我也。玄之损我者,但啁戏于我也。”
    后晏入朝见齐王芳,曰:“臣诚知胜于嵇公美。先帝憎臣,臣之妻妒臣,臣之友啁戏于臣,皆以为不若嵇公。今大魏雄踞江北,州郡广多,吴蜀之地莫不憎陛下,宗室之中莫不妒陛下,群臣百僚莫不友陛下,由此观之,魏之世盛矣。”
    帝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扩大魏国之疆土者,受上赏;营建洛阳宫室者,受中赏;赞美于市朝,闻于朕之耳者,受下赏。”令初下,曹爽伐蜀,败于骆谷。平叔之类,从游于园圃。不三世而魏丧于司马氏矣。此所谓利口覆国之人也。